一条真正的咸鱼空。

[王叶]恶人自有恶人磨[上]

两人都是成精来的。
巨毒+ooc充斥全文。
放飞自我。
真的毒,慎入,轻喷。






1.




叶修,微草村的一大祸害。



刚进村子不久,就大肆招兵买马,没过多久村隔壁最矮的那座山上就多了个山寨,叫兴欣寨。



打着土匪的旗号,行事作风却和流氓
如出一辙,烧杀掠夺倒是没有,倒是常常去收购村民家卖剩的菜,有人买,村民肯定也不想亏着,这帮人倒好,死皮赖脸地砍着价,直到价格满意为止。他们寨主那张嘴,说一句话出来都能气死一个寨的人,更何况是讲价?



不过好在这种行为非但没有损害村民的利益,反倒为他们解决了不少麻烦,亏是亏了点,生意还是可以做的。表面上一个个面部阴沉,等兴欣那帮人一走,个个脸上笑开了花。



不得不说,这寨子,开得还真是风生水起啊。



但是那叶修显然不是什么吃亏的主,一堆蔬果抱回去,全给丢一大桶里,放多几天等到叶子都烂掉了,再加水,盖上盖子后放它个十几二十天,就拿来当自己地里的肥料了。



说来也怪,这寨子是打着土匪的名号,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在造个了寨子扎营,没有干出什么烧杀掠夺的行为,反倒是种菜种得很是勤奋。他们寨主倒是经常跑到村子里晃悠,彼此混熟后便开始肆无忌惮了,也没有太过关注对方是土匪的事了。



大家一开始是相安无事,但两次自从寨子里的人上了集市卖菜后,问题就出来了。



2.



其实兴欣的寨主叶修是一棵大白菜精。



在山中待了无数个日月却从未被人采去的他,吸收了无数日月精华后,终于在深山老林里化了形成了精。



大白菜出身的他自然知道如何养菜是最好的,开了个寨子勤勤恳恳的做个菜农,教自己一帮小弟种菜,种出来的菜卖相好,上了集市自然卖得也好,没想到这样的行为竟然触犯了村民的利益,村子里许多人都被抢走了客源,投诉无门后急匆匆地扑到村长家哭天喊地去了。



大白菜精对这种行为表示出他的不屑与谴责,叼着根小弟从集市买来孝敬自己的糖葫芦晃晃悠悠地继续回去捣鼓他的菜田,种出来的菜除了卖掉和自己吃,多出来的还会赠给村民,再顺手喂一喂林子里的兔子和鹿以及其他食草动物。



小日子过得甚是舒坦。



3.



村长王杰希,一棵松树成精,因为一道天雷劈下来没把他给劈死,反将其精华吸收而成的精。成精前曾被许多无知幼童摧残过,折枝扯叶无恶不作,也亏他命大,才在许多稚子和不少路人手下挺了过来。



起初他十分厌恶人类,抱着怨恨的心情经常吓唬进山的人,后因无意间被人瞅到一眼其长相,从此又落了个‘恶鬼’的名号。名声之远大,可止孩童之夜啼。



在山中晃晃荡荡几年后王杰希被一棵成了精的王不留行拐上了山顶的一座破庙,并被其教导医术。学了几年医之后王杰希开始想念在山中的日子,在偷偷溜下山后,却无意间误入了一个道士所布的阵法。王杰希研究了一下,这阵法怕是专门针对他这类精怪,已经入阵,现在贸然出阵怕是会伤及性命。



于是他干脆就在阵法里打坐,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倍感无趣。



4.



大白菜精叶修恰好在这时路过,他本来倒是不想管这个在阵法里打坐的松树精,既然能化型,修为定不会低到哪去,区区一个阵法肯定困不住他。



况且……



于是他叼着根糖葫芦路过阵法的时候,站在阵外饶有兴致地看了一会,转身就走。



满心以为对方会伸出援手的王杰希:“……”



他沉默了一会,出声挽留:“这位兄台,请您等一下。”



叶修回头瞅了他一眼:“干嘛。”



松树精站起身来,拍拍自己身上的尘土,他身上穿的是王不留行硬塞给他的白袍,这么一身,配上他站在阵法里那端正的姿态,颇有几分世外高人的感觉。



“同是精怪,这位兄台难道不搭救一番么?”这话一出,把他世外高人的人设给崩了。



叶修颇有些惊奇地看着他,这松树精怕是脑袋不大好使,但是对方面容看着比自己年轻,只怕是出世未久涉世尚浅,犯一点小错倒是正常。



于是他咬着糖葫芦,有些含糊不清地说着话,手指指向阵法的一个方位:“这阵还未成型,你从那踏出来就行了。”



5.



王杰希抿着嘴从阵法里小心翼翼地踏了出来,向叶修正正经经地道过谢后,转头把那个阵法踩得面目全非。



叶修:……



“咳。”叶修出声打断了松树精的动作:“那啥,既然你没事了,那我先回去了?”



“去哪?”王杰希一愣,显然没想到作为一只精怪有什么合适的归处,除非对方和自己一样有着师门……呃,借住的地方。



“回寨子里啊。”叶修想都没想就回答了,显然不认为自己跟人类混在一起有什么不妥的。



王杰希皱着眉,显然不大相信精怪能与人类共处,叶修倒是好脾气地在一旁啃着糖葫芦,站累了就懒洋洋地倚着一棵树。



“作为一只精怪,和人类一起生活?”王杰希看向叶修 对方很快地点点头,他又问:“感觉如何?”



后者挑了挑眉:“还凑活吧,都挺好的。”



叶修想了想,又对王杰希笑了笑:“你可以试着去接触一下,他们都挺好的,一直呆在山里,也不见得就很开心吧?”



王杰希站着,没说话。



叶修又补了一句:“我叫叶修,你要是下山可以去找我。”他指了指不远处的山头:“那个寨子就是了。”
王杰希微微颔首:“王杰希。”



叶修朝他挥挥手,笑了一下便离开了。王杰希盯着他离开的背影,再三思索后当晚便辞了师门,拜别了那棵王不留行便下山了。



只是没想到他行走的时候方向错了,叶修的寨子没进成,误闯了隔壁微草村的地盘,一时手快治好了前村长的病,便被推选成了新的村长。





tbc.


百度了一下王不留行,别名是老头蓝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周叶]单色〈上〉哨向设定

哨向设定请注意,以及(在这章里并没有什么卵用的)战争背景。
私设小周有视觉疾病,看东西会根据当天的情况改变颜色。以及,年下。
大纲流。(梦想着有一天能写成长篇(假的。))
ooc充斥全文。




塔里所有人都知道,周泽楷在战乱时期是被叶修捡回家的。


没人料到敌军会突然突袭安全区,开始大规模地轰炸居民楼。周泽楷醒来后看着眼前的世界一片迷茫,他挣扎着撑起身子,看着自己的双亲在一片火海中尸骨无存。敌方对这片区域的轰炸已经暂停了,并没有人发现他的存在。他一个人坐在瓦砾上,眼前的世界像被红色的烟雾所覆盖一样,既模糊又刺眼,令他忍不住用力眨了眨眼睛,眼角渗出一点水光。



于是当叶修带着部队赶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那个长相精致的男孩坐在废墟上,神情迷茫而绝望。
他身边徘徊着一只银白色的狼,喉咙里发出无助的低吼,那是他的精神向导。



那副样子太令人心疼了,一下子就揪住了叶修的心。



叶修扭头朝身后的苏沐橙低声交代了几句,让她带着兴欣的人去将这部分区域收拾好,自己摘下手套往周泽楷的方向走去。



周泽楷安静地看着叶修走过来,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也不在乎是不是敌方,就看着那个男人在一片红雾中慢慢朝他走来。



男人蹲下身子看他,银狼在身边警惕地盯着,威胁似的发出低吼,叶修挑了挑眉看了它一眼,便转头去看周泽楷的伤势。被父母拼了命护着活下来的他自然没受什么致命伤,叶修给他简单地包扎了一下后站起身来,接着弯腰把他抱了起来。



“以后就跟着我吧。”周泽楷抬头看了看叶修,察觉到他视线的后者低头朝他笑了笑,他愣住了神。



半天后叶修终于听到怀里的小家伙出声了:“今天……红色的。”声音闷闷的,像是从喉咙里硬挤出来的一样。他没有问任何关于战争、或是关于父母或是他的事,没头没尾的这一句话却让叶修感到奇怪,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什么?”他停下脚步,有些奇怪地看着周泽楷。



后者蹙着眉,眼眶里有泪水在打转,他没有说话,只是越过叶修的肩膀看着自己原本的家的方向。


叶修愣住了,他顺着周泽楷的目光看过去,并没有发现什么红色的东西。他沉思了一会,突然盯着周泽楷:“你看到的样子是红色的?”
周泽楷迷茫地看了一下四周,对上叶修的目光,点了点头。


像是在爆炸那一刻,身边的一切都失去时的漫天的红色,在他的眼里包裹着整个世界。



叶修顿住了,他转过头去看周泽楷看着的地方,他感受到哨兵的情绪波动很大,连带着身边的银狼都有些焦躁不安。叶修叹了口气,放出精神屏障安抚着这个小哨兵。



“是什么颜色有关系吗?反正以后有我了。”叶修唇角带笑,看着在自己的精神屏障下逐渐平静的小哨兵:“有哥在,就不存在什么威胁你的东西了。”
那个男人嚣张的样子映入周泽楷的心里,他眨了眨眼睛,感觉四周的红色似乎变淡了些。



自那以后周泽楷就被叶修收养了,说是收养,但是并没有办什么手续,叶修就那么毫无遮掩地把一个哨兵带回了塔里,气得兴欣的最高行政官对他破口大骂,他懒洋洋的瘫在沙发上,对面陈果开着视频训着他,絮絮叨叨地像个老妈子,说到最后她看了看叶修那副好似没骨头的样子,叹了口气:“唉算了算了,我也管不了你,这次的善后工作也算圆满了。”她顿了顿,话锋一转:“你带回来的那个哨兵呢?”



叶修眨了眨眼睛,微微侧头看向身后紧闭的房门:“房里睡着呢。”



对面沉默了一会:“你之后有什么打算?”



叶修抿了抿嘴唇,他的眼在一进塔里就被苏沐橙给收走了,这时候烟瘾犯了有些难受,听到陈果的话也只是懒洋洋地抬了抬眼皮:“还能怎样,养着呗。”
陈果大怒:“你还记得你是个向导吗?他可是个哨兵!”
叶修给堵了回去:“他还小。”



陈果听了他这话犹豫了一下,听苏沐橙说那孩子也才十来岁,确实不会对叶修造成什么威胁,她正低着头沉思,对面叶修悠悠来了一句:“你不是一直催着我找个哨兵嘛?这个就凑合着吧。”



陈果差点没被他噎死,一气之下把视频给掐了。



叶修看着屏幕完全暗了下去后无奈的笑了笑,不用想也知道陈果现在在那边一定气得跳脚,接着说不定就要去找苏沐橙诉苦了,那小妮子指不定会怎么念他。叶修摇摇头,转过身去看了看那扇紧闭的房门,犹豫了一下,起身走过去轻手轻脚地把门打开。



那个小哨兵睡得正熟,偏长的头发服帖地搭在他脸上,显得整个人乖巧又安静。叶修倚着门框看了一会,脱下拖鞋赤着脚走了进去。
他睡得一定不舒服。叶修看了眼他的表情,下了这个结论。白皙的脸蛋上有些汗水,现在是夏天,房里的冷气开得很充足,这样都流汗,只能说明他睡得不安稳了。叶修盯着那张脸胡思乱想,思绪渐渐跑远。
说起来,还没有问他的名字。叶修漫不经心地想着,在床边的椅子坐下,微微低下身子去将粘在那人脸上的发丝拨开。



手就这样被猝然不防地抓住了。
抓住自己的那只手力道很大,像是握住了自己的整个世界。叶修被吓了一跳,看那孩子双眼紧闭,这才放下心来。
只是他嘴唇嗫嚅着,像是在念着什么。叶修好奇地侧着耳朵去听,只听见重复的几句“不要走”。



叶修伸出了另一只手,覆上了紧紧抓住他的那只手。



第二天一早周泽楷便醒了,他看了看四周的景物,被橙色所覆盖,他没反应过来,还以为是屋子本身便是如此,后知后觉才来思考自己身在何处,想着想着便想起之前所发生的一切,失去的亲人以及……救了自己的那个人。



那个人正趴在自己床边睡得正想,头发毫无章法地翘着,给这个男人硬是添上了几分可爱的气息。周泽楷愣愣地看了一会,过了好一会才发现两人覆盖在一起的手,他盯着看了看,半晌才将自己的手慢慢抽出,他的动作很轻,但叶修还是被惊醒了。



他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周泽楷,半天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周泽楷安安静静地看着那人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筋骨,接着伸手揉了揉他的头:“早上好啊。”



周泽楷轻声回了一句,那人也不介意他的反应,径自做起了自我介绍:“我是叶修。”



这个名字使周泽楷一愣,塔里的首席向导也叫这个名字。他思索了一下,再加以联系俩人见面时他带着一支部队的样子,确认了这个人的身份。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口:“……周泽楷。”


叶修从善如流:“那我就叫你小周了,以后我就是你的监护人了。”



‘监护人’这个词语触动到了周泽楷,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失去了什么,他屈起膝盖抱住自己,低着头,肩膀一抖一抖地。叶修不用想也知道这孩子又想到伤心事了。他爬上床,坐在周泽楷对面,注视着这个肩膀一抖一抖还愣是不让自己哭出声的小家伙。



他叹了口气,伸手把人塞进自己怀里,拍了拍他的背,一言不发。



半天之后,他才出声:“小周啊,今天你看到的是什么颜色的呢?”



周泽楷像是哭够了,将脸埋在叶修怀里,闷闷的声音从怀里传出来:“橙色。”



叶修笑了,揉了揉他的头:“是很温暖的颜色啊。”



周泽楷抬起头,红着眼眶看他。



于是周泽楷就跟着叶修住了下来。一个哨兵跟着一个向导住在一起,两人还不是伴侣关系,竟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十多岁的少年正值亢奋期,精神向导有时候控制不来就自己跑了出来,幸好那头银狼也不会乱跑,连周泽楷都不粘就专粘着叶修,缠着叶修要跟他闹。时间久了后叶修烦了就放出自己的精神向导,那是一只狮子,放出来的时候谁都不理,径自跳上沙发开始趴着打瞌睡。周泽楷那头狼倒是兴奋,扑上去就闹,狮子也不恼,由着他来。



“看不出来嘛小周。”叶修笑着调侃:“你那家伙还真不像你,闹腾得很。”
周泽楷思考了一下,没觉得银狼做法有什么不妥,他本来就很黏叶修,只是对方没有察觉而已,本人偏向安静稳重,精神向导可藏不住性子,想与叶修亲近的念头倒是暴露了,也就叶修没有察觉了。



他看了看那头正应付着银狼的狮子,又看看叶修:“前辈……很像。”
叶修挑了挑眉:“他们也是这么说的,我也没觉得哪里像。”
对面周泽楷冥思苦想了半天讲不出来为什么,只能憋出两个字:“感觉。



叶修一下子就被他逗笑出声了,他一直觉得逗周泽楷是一件很好玩的事,看着对方被逗到半天憋不出一个字的样子就有种莫名的成就感。他暗自唾弃了一下对周泽楷如此不道德的自己,可到了下次有能呛住周泽楷的机会他还是会继续自己恶劣的行为,更何况这种机会实在是太多了。



叶修边笑边抬起头看他,眉目似乎都带上了淡淡的笑意。
周泽楷看着他,心脏漏跳了一拍。



说起来……他迷迷糊糊地想着:今天……是粉色的啊。






tbc.



想想后面有结合热,就得有肉。
大写的生无可恋。

[王叶]镜子中的魔法师

脑洞来源于一部非常非常老的番,好像叫《冰上万花筒》吧。
ooc都是我的。
开头一句话介绍设定。




1.



首先,这是一个普通而又魔幻世界。



魔法师乘着扫把满天飞,普通人在地上走,平时会在特定的商场里互通有无,两种人种之间基本没有出现过什么冲突,甚至还有出现魔法师与普通人类通婚的事例。



所以,这是一个和谐友爱的社会。




2.



叶修是个普通人,至少在早上他进浴室洗漱前他还过着平凡人的生活,在家宅着做一个靠开发程序过日子的普通人。



今早他爬起来时就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倒不是说房间什么的,而是气场,他总感觉自己身后跟着什么东西,带着一股冰凉的气息,甚至有好几次那东西已经碰上了自己的肩。



他深吸一口气,转头。



对上了窗外那灿烂的太阳。



这下他放心了,总不会大白天的见鬼吧。这样想着他走进浴室,拿起放在镜子前的牙刷,待挤好牙膏后叶修叼着牙刷懒洋洋地抬起头看向镜子,对上了一双大小不一的眼睛。



吓了一大跳的叶修差点把牙膏给吞了,镜子里的那个男人却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受惊的样子,还慢悠悠地跟他打了个招呼。



3.



等叶修将他嘴里的泡沫彻底吐干净后,他终于抬起头来直视那个男人了,不得不说,虽说是个大小眼,但是这个男人长得真的不赖,至少是在他的接受范围内的。用审视的眼光盯着那个男人看了半晌的叶修点点头,出声:“不用自我介绍一下吗?你为什么出现在我的镜子里?”



男人点点头:“我叫王杰希,是个魔法师。因为出现了一点小意外所以出现在这里,这段时间恐怕是要打扰你了。”他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让叶修皱了皱眉:“那如果我不同意呢?”



王杰希用一种十分微妙的眼神看着他:“那你也赶不走我。”



叶修:“……”



哪来的魔法师,从我的镜子里滚出去,还我那张帅脸。叶修冷漠地想。




4.




“咳,不管怎么说,你要在我这暂居,总得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我吧?今早那股凉气就是你吧?”叶修双手撑着洗手台,贴近镜子,一双眼睛紧紧盯着王杰希。



王杰希沉默了一会,皱着眉与叶修对视着,不过没一会他就放弃了,他点点头,慢慢开口:“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好像已经死了。”



叶修挑了挑眉,没出声,示意他继续讲。



王杰希伸手摸了摸自己下巴:“我好像已经上了天堂,然后上帝说因为业务繁忙,需要我再等一段时间,挥手就让我下来了。”



叶修目瞪口呆。



什么,这世界居然还有天堂这种设定吗?




“总之,具体我也不清楚,你醒来的时候,我就看见自己身处这个地方了,只是当时你不知道我的存在而已。”



叶修敏锐地抓住话里的重要信息:“‘醒来?’也就是说,在我醒来前你是看不见东西的吗?”



王杰希沉默地点了点头,表情带着一点意味深长。



叶修站在镜子前抓狂:“也就是说,你是以我的视角来看东西的?”



镜子里的王杰希有些怜悯地看着他,忍不住出言安慰:“不,至少当你在照镜子的时候不是。”



“有什么区别!”叶修想到今后自己洗澡放水的时候都有另一双眼睛看着,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现在有种想自瞎双眼的冲动。”叶修飘着走出浴室,王杰希的声音从脑海里突兀地传来:“不行,我们现在痛觉也是共享的。”



5.



总之,叶修从那天早上起,开始了与一个以他第一视角来生活并且与他共享五感的已亡魔法师。



不过凭心而论,尽管两人共享一个身体,王杰希这个人还是很好的,没有干出什么令人尴尬的事。在解决生理问题和洗澡的时候,叶修也是直接拿一条黑布遮住眼睛,大家都是睁眼瞎,叶修还是很满意的。同时王杰希也从来没有表现出什么夺舍的念头,叶修曾经就这个想法想跟王杰希探讨一下,转头对上电脑旁边的镜子里王杰希紧紧盯着他的双眼瞬间就乐了。



“大眼,你盯着我干嘛,我只是好奇而已。”他趴在镜子前对着王杰希说着话,这镜子是叶修主动放的,说是想看王杰希被自己的话呛到后的表情,一定特别好玩。自从镜子放在这里后,他更加频繁地趴在电脑前了,基本上除去必睡觉和三餐以及其他闲杂琐事,基本就没离开过电脑桌了。



“叶修,我是个魔法师,夺舍那叫黑魔法。”王杰希有些无奈地说。自从俩人混熟了之后,叶修就开始王大眼王大眼地叫了,王杰希倒没什么意见,一开始地时候也只是挑了挑眉看着叶修似笑非笑,那表情看着有点撩人,叶修看着看着脸就红了,后知后觉后更是致力于挑衅王杰希,想看他对着自己无可奈何的样子。



“不都差不多嘛……”叶修嘟囔着,将注意力重新转到电脑前看着自己的工作,王杰希在镜子里看着他白净的侧脸,半天没回过神来。



6.



自从王杰希跟在叶修身边后便开始主动管理他的三餐了。虽然他没办法给叶修做饭,但是叶修自己会做,只是大部分时间他都懒得自己动手,大多是以外卖或者泡面随意糊弄过去。一开始王杰希催他吃饭也是为了自己,毕竟五感相通,叶修能感受到的他也能,而挨饿也不是什么舒服的事,所以他开始催叶修做饭填饱肚子,叶修被催得烦了也就去做了,久而久之,王杰希觉得自己越活越像个闹钟了。



可是到后来王杰希觉得这样不行,叶修这个人很不会照顾自己,对待自己能潦草应付的绝不细心去做,现在自己还在的时候催着他做饭都做的不情不愿的,等自己离开的时候呢……



王杰希突然一惊,突然想起自己还是要离开的。



待在这个人身边太久了,几乎连时间都忘了。



等自己离开后呢?



王杰希一时有些愣神,以至于连旁边叶修弄完工作后转头看他都不知道。



叶修看着镜子里那人有些呆愣的神情不禁有些失笑,修长白皙的手指戳了戳镜面:“王大眼,想什么呢?”



王杰希反应过来看他,眼神专注得叶修都不太好意思,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走啦,哥去做饭啦。”说着,抱着镜子起身。



7.



吃完饭后叶修在王杰希的强烈要求下出门去散步,一路上他与王杰希聊着天,看到什么就吐个槽,身边人来人往有不少人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甚至默默绕开他走,他装作没看见,继续说着,在别人眼里就犹如一个神经病在自言自语。




王杰希一开始只是听着,听到有趣的地方会笑出声,或许脸上还带着浅笑,可是叶修看不到,他没把镜子带出来,只能在心里脑补着他的样子。不过他的笑声低低的,像一根羽毛轻轻搔着他的心。



但是后面王杰希就不笑了,他打断叶修的话,虽然那人说得并不大声,也没有打扰到别人:“叶修,别说了,回去再说吧。”



但他不想看见叶修被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待。



叶修闭上嘴,慢慢走回房子里。



8.



他们认识满三个月的那天晚上叶修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又盯着窗外的星空,偶尔能看见一两个魔法师骑着扫帚嗖——地一下飞过去,他眨了眨眼,问王杰希:“你什么时候会走?”



王杰希没有回答,叶修知道他肯定没睡,因为自己还没睡呢,于是他等着王杰希的答案。



半晌王杰希出声了:“今天是我来到你身边的第三个月。”



他透过叶修的眼睛看了看空荡荡的天花板,又看了看窗外的星空:“可能明天吧。”



“哦。”叶修的语气不知为什么有些失落,王杰希觉得自己听错了,又希望自己没听错。



“晚安。”他轻声对叶修说:“还有……再见。”



9.



第二天早上叶修进浴室洗漱时,抬眼一看果然没有了王杰希的样子。



里面那张脸是自己的,许久没见反而有些胖了,叶修边刷着牙边想着,都是王杰希的功劳啊。



过了一会他又想,不对,饭菜都是自己做的,关他屁事。



然后用清水潦草地洗了把脸后走到厨房去给自己做了顿丰盛的早餐,端着坐在餐桌前看着面前放着的那面镜子吃着早饭。



坐到电脑前叶修才意识到自己家里的镜子真的很多,多到随处可见的地步,以前他不觉得有什么,可是今天他看着镜子就是止不住的烦躁。



他把所有的镜子都镜面朝下盖在了桌面,趴在电脑前将脑袋埋在臂弯里默默无言。



现在镜子里面的人不是王杰希了,再看就是自恋了。他自我安慰道。



又是王杰希。叶修的脑袋有些恍惚,一个上午似乎全被这个名字所占据了。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他有些自嘲地想。



生命里全部写满了你的名字。



10.



王杰希离开的那天晚上叶修没能睡着,睁着眼睛到深夜脑子里只剩下王杰希那双很好看的大小眼。



他盯着天花板看了很久,又将头转向窗边,今晚没有星星,明天似乎是个阴天,但是他还是有看见魔法师骑着扫帚在天上飞。



然后那个飞着的魔法师停在了他的窗边。



叶修吓得翻身起床,过去把窗打开了。



外面那个大小眼的魔法师身上还带着寒气,他微微喘气,对着叶修说:“上帝说我余情未了,把我重新踢下来了,你愿意收留我吗?”



END.







如果王杰希没告诉叶修他以叶修的视角来看东西的话……
洗澡的时候:
叶修:我怎么感觉浑身不自在……
王杰希:盯——

我踏马。
激动到说不出话。
光速去世。

[王叶]酒精是促进感情发展的催化剂[R18]

真的开车了,新手上路,小心车祸。
ooc严重,乱七八糟。
干巴巴的肉,真的很难吃,慎点。
前篇请走前篇



叶修感觉自己和王杰希的进展未免太慢了些,虽然所有人对他们俩的关系心知肚明,偶尔叶修提起王杰希大家也都是一副‘我懂我懂’的表情,但实际上两人真的并没有发生什么。那次因为他醉酒而导致了一系列的乌龙过后,两人的关系变得有些暧昧,对上眼时王杰希看他的目光也是柔情蜜意的。



但是叶修始终搞不清楚为什么两人的关系迟迟停滞不前,明明都已经看对眼了,可就是差那临门一脚。



他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挫败地趴在吧台上独自郁闷,眼神瞥到身后放着的一小杯酒——那玩意度数不高,他也只是调来玩玩而已,不过倒是可以拿来当当催化剂。叶修起身拿起那一小杯酒,正好碰上王杰希下班来酒吧报到,他一抬起头,就对上了王杰希的双眼。



王杰希挑了挑眉,对他露出了一个笑,他也朝对方笑了笑,拍了拍在旁边摸鱼的方锐:“哥今晚要干大事了,你给我好好守着这店啊。”



说完丢下在后面呼天唤地谴责着狗男男的人,端着杯酒上前拽着王杰希的人就往楼上走。



王杰希了然:“上本垒?”



叶修瞥了他一眼:“某人行动力过于低了,哥想了想,果然还是自己主动比较好。”他放开拽着王杰希的手,手臂摸向对方大腿,让王杰希动作一僵:“说不定主动的话还能占据主动权。



干巴巴的肉。



气喘吁吁地等到高潮的余韵过去后王杰希翻身起来,抱起叶修往浴室走,叶修在他的怀里昏昏欲睡,察觉到王杰希的动作时他挣扎着抬起眼皮:“喂……不来了啊……哥可是第一次……”



“我知道。”王杰希亲了亲他的额头:“帮你清理一下。”



事后王杰希承包了大部分的善后工作,完事后两人气喘吁吁地并排躺着,盖着被子看着天花板发呆,王杰希侧头看了看叶修高潮后微微泛红的脸,越看越好看,然后伸手握住了叶修的手。



“我们在一起吧。”他用的是毋庸置疑的语气,但表情带着一点小心翼翼,生怕叶修不同意,那边那人侧过头来看了他一眼后扑哧地笑出声:“上都上完了你跟哥讲这个?哥要是不想跟你的话早在那次过后你连哥酒吧的门都进不了了。”



王杰希握紧了他的手,凑上去给了他一个甜腻的吻。



第二天王医生上班的时候他的同事看着他手臂上的抓痕笑得意味深长,王医生看了他一眼,没有辩解什么。



从那天后所有人都知道两人在一起了,隔空的眼神交流已经满足不了他们了,王先生在酒吧点酒,叶老板为他调酒,王医生点了酒也不喝,就等着叶老板给他递酒。递给他时两人的手指还要调情似的碰一碰,令酒吧一众单身狗高呼不能忍,一度受到了围观群众谴责。



END.



写完了,我是真的没想到我会把肉写完……。

[王叶]错误的撩人示范

本来想开车的结果驾照不见了了(并不是)
ooc都是我的。
并没有什么用的设定(医生王x酒吧老板叶)
双向看对眼。



1.



王杰希是个医生,同时他还是一个给里给气的医生。他下班后经常喜欢往酒吧跑,不喝酒,不撩人,就专门盯着酒吧老板看个不停。



酒吧老板姓叶,单名一个字修,相貌堂堂品行端庄,除了嘴巴欠了点,但这也无可厚非,即使是嘴欠的叶老板,也拥有着一大票的粉丝和追求者。来酒吧喝酒的,有一半以上都是冲着叶老板来的。



尽管如此,叶修也从来没有明确接受过谁的表白或者419的请求,大多数时候他都是一个人在吧台里玩电脑,心情好时还会给顾客调酒,但那都是少之又少的情况,一般情况下他都缩在角落安静如鸡地当他的甩手掌柜。


所以当看着叶修端着杯酒走到自己面前时王杰希的目光停滞了一下,然后脑子开始高速运转,短短几秒钟内思考的内容已经从‘第一句话该说什么’扩散到‘领完证后要收养几个小孩’。直到叶修走到他面前放下酒,玻璃与柜台碰撞的声音才成功将王医生跑偏的思绪给带回来。叶老板今天穿了一件白衬衫,外面套了件黑马甲,完美地将他的腰部曲线突显出来,下摆很好地掩盖了他的小肚子,下身是一条黑色的西装裤,衬得叶修整个人又好看又禁欲。看着叶修这样王杰希面上不动声色,脑子里却已经开始播放起了限制级的画面,场景之黄暴简直不堪入目。



2.



叶修看着坐在吧台附近的那个男人,算是自己这么多年来遇上最对口味的一个了,虽然就是大小眼扣了一点点分,但总体上各方面都令人满意。


直到直视那个男人时,叶修看着他的眼睛,再一次下了结论。


大小眼也不扣分了,这么好看的眼睛简直加分加分。


叶修将手里的酒杯放到王杰希手边,液体微微晃动在杯壁上留下一圈痕迹,叶修察觉到王杰希的目光,叼着烟隔着烟雾模模糊糊地笑道:“我看你一个人坐这好多天了,不如聊聊?”烟雾缭绕下叶修的表情显得暧昧不清,一向不接触烟的王杰希被熏得有点不舒服,稍稍往后退了一点,同时修长地手指将那杯酒往叶修方向推了推。



叶修一愣,心想自己第一次搭讪这算被拒绝了?却听见那边男人清冷地声音传来:“我不喝酒。”


叶修突然怀疑自己开的是一家假的酒吧,不喝酒你天天来酒吧坐着就是为了喝酒吧提供的凉白开吗?


见他神色怀疑,王杰希继续说:“我是个医生,喝酒的话做手术会手抖的——这杯酒算我请你的吧。”说着,他将那杯叶修递过来的酒又朝叶修推近了一点。


叶修看了看酒,又看了看他。


这撩得算成功吗?他陷入了沉思中。


3.


王杰希看着突然安静的叶修有些忐忑不安,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地方说错了。


他抬头看了看叶修,近距离看这位叶老板才发现他长得挺嫩的,看起来也就二十四岁左右,可是听酒吧一些老顾客说叶修已经奔三了,这令王医生大为吃惊,完全没有料到叶修居然比他大。


不过仔细看叶修很白,皮肤看着也是挺好的,睫毛长长的在眼睛下映出一片阴影,特别是嘴唇,看着口感就特别好,简直像颗樱桃……王杰希越想越偏,脑子里的画面已经渐渐往限制级的方向发展了。


4.


“哥就不跟你废话了。”叶修将烟碾灭在一旁的烟灰缸里,身体更加凑近王杰希:“我在这里开酒吧也开了不短时间了,这么多年就看中了你一个,怎么样,要不要跟哥试试?”


王杰希看着整个人几乎都要趴在自己身上的叶修,酒吧迷幻的灯光扫过对方的脸庞,自下而上地看着自己的表情跟索吻一样。王杰希笑了笑,顺应自己内心的冲动低头吻了上去。


“唔……去楼上,我有房间……”


5.


进到房间时两个人都已经气喘吁吁的了,唇齿交融时发出缠绵的声音在不算空旷的房间里渲染出暧昧的气息。叶修被王杰希压在门板上亲吻着,手被对方粗暴的钳制住了,双腿也被挤进来的膝盖分开了。


叶修觉得自己这样的姿势相当被动,像是要被人上一样,可他的原计划是上人——虽然不管怎样他都是第一次,但是主动也总好过被人压好吧。


他推了推埋在自己颈边乱啃的王杰希,这家伙简直像一只大型犬,叶修的脖子上还残留着被牙齿摩挲过后的疼痛感,接着被王杰希的舌头细细地舔过,微弱的水渍声在房间里放大。


叶修将王杰希的领子向后拉了拉,身体贴着门板,双手将王杰希撑开了一段距离,隔着窗户外微弱的亮光他看见对方的脸色好像有些不好,像是在埋怨着他的行为,叶修笑出声来:“我说,你要不要那么急啊,我们好像还没互通姓名吧?”


王杰希挑了挑眉:“我还以为你知道?”说着他轻笑一声:“我记得之前我和朋友来你这里……趁着我离开的时候你应该有和他说过话吧?我再回去的时候他看我的眼神都不对了。”他将叶修的手拿开,再次凑近他,轻轻咬住叶修的耳朵:“你肯定问过我的名字了。”


“啧。”叶修感觉有些热,伸手解开自己衬衫上的两颗扣子,看了看对面王杰希衣裳整洁,又伸手去解王杰希的扣子。


王杰希被他的行为逗笑了,笑声带着呼出的气息传进叶修的耳朵里令他打了个颤,光线太暗,看不见手下的动作,半天没解开扣子的叶修有些急了,王杰希见状握住他的手,引导着解开了自己的衣扣。


有了个开始,下面的动作也就顺理成章了,两人的衣服很快就扒了个干净,裤子的拉链也被拉开,斜挂在身上要掉不掉。王杰希伸手抚上叶修的腰,手下的皮肤手感太好了,于是他又捏了捏叶修的小肚子。


叶修不甘示弱想捏回去的,伸手触及到的却是对方的腹肌,于是他手僵在那里了,王杰希低沉的笑声从耳边传来令他莫名脸红,于是他泄气地捏了捏手下的腹肌,侧头往王杰希脖子上咬了一口:“去床上。”


6.


两人边亲吻着边往床的方向去,叶修莫名想起那杯被自己和王杰希都遗忘在楼下的酒,有酒的话大概现在的气氛会更好一点……他抿了抿唇,将王杰希推到床上后摸黑找床头柜,如愿以偿地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一支剩下一杯不到的酒,和一支润滑剂。


叶修将润滑剂往王杰希的方向丢去,一直盯着他动作的王杰希自然是接住了,待看清楚手上的东西后他了然地笑出了声,知道叶修这是妥协了。



叶修瞪了他一眼,也不知道他看到没,然后仰头将酒瓶剩下的酒都灌了下去。他向来是一杯倒,但是他觉得这一点点应该不成问题。


7.


过了一会王杰希发现那边毫无声响了,他转头看见叶修站在另一边一动不动,正奇怪发生了什么事,赤裸着身子走过去拍了拍叶修的肩,下一秒就被叶修扑了个满怀。


怀里的人身上带着淡淡的酒气,眼眶微红,估计是喝酒喝出来的,趴在自己身上呼呼大睡。


“叶修?叶修?”王杰希轻轻拍了拍他的脸,对方毫无清醒的迹象,反而是蹭了蹭他的手之后枕着他的手睡得更舒服了。


8.


王杰希觉得很无奈,刚刚自己在门板那边被撩拨得有些起火了,现在纵火犯却自己自顾自地睡着了,他觉得自己特委屈。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下有些抬头的某处,再看看旁边睡得很沉的叶修,无奈地把叶修塞进被子里,自己找到浴室后自行解决,忙活了半天后顺便洗了个澡,赤裸着身子直接钻进被窝了。刚刚从温暖的浴室出来的王杰希身上还带着热气,一旁的叶修直接翻了个身用手臂把人圈着抱着取暖了。


王杰希一愣,接着笑笑把人塞进自己怀里后闭上了眼睛。


这个人比我想象中还要好。他在心里感慨着。


闭上眼睛的王杰希错过了叶修偷偷睁开一条缝的眼睛。


9.


那天过后因为叶老板脖子和耳朵上的红印印太过明显,没过多久整个酒吧的人都知道叶老板有主了,但是是谁却没人明说。知道这个消息后许多知道王医生心思的人都或多或少地劝他放弃,可是王杰希只是冷笑一声,不经意地扯了扯自己的衣领露出上面被牙咬过的痕迹。


有心眼的人看他这样一下子就明白了,直夸他手段高超,没心眼的却以为王杰希因为失恋过于悲伤终于移情别恋了。


王杰希没解释什么,只是更加频繁地光顾那家酒吧,闲暇时啥都不干就点一杯酒摆在那里,撑着下巴光明正大地看叶老板在吧台里打游戏的样子,叶老板偶尔抬头就会对上他的眼睛,眼神对上的两人眉来眼去一会后有各自干自己的事情,一度令酒吧的员工大呼没眼看。


10.


后来因为两人的行为严重影响酒吧的形象,最终在又一次叶修有意的醉酒后修成正果了。



END.



后续有车,真的,我在努力地开。